野保志愿者

大连爱鸟人——耳东
绿叶(2012-04-09 10:56)

转载:大连晚报

耳东是大连鸟类保护和摄影的新秀,由于其一贯的严谨认真态度,如今已经成为大连市野保协会的骨干成员。其对于大连市鸟类保护和摄影活动的贡献有目共睹。下面转载近日刊登于大连晚报上的一篇报道,与鸟友们共享!

过年不忘上山给鸟送水

  29年前,因为爱好,他拿起了照相机,成了一名摄影人。入行5年,他获得了全国体育摄影竞赛一等奖;

  5年前,他再次拿起了照相机,在获得《中国鸟类摄影展》一等奖、二等奖等多种奖项的同时,他也从拍鸟、护鸟再到成为中国最大鸟类网站《鸟网》鸟类环保版版主,成了一个彻底的环保达人;

  如今,繁忙的工作之余,用镜头展示鸟类的美好瞬间、用爱心保护鸟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是他最大的心愿。“它们都是美丽的精灵,爱护它们,就是给我们自己一个人鸟和谐的美好世界。”他就是陈冯晓。

  入行5年

  拿回一个全国一等奖

  1982年,还是一名企业团干部的陈冯晓(网名:耳东)喜欢上了摄影,在经过摄影培训班的正规培训后,他拿起了相机,开始捕捉大连街头值得记录的人、物、景。善于发现,让陈冯晓的摄影作品很快就脱颖而出。1987年,他拍摄的题为《瞧这一家子》表现一对父母牵着幼小孩子快乐跑步的照片获得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全国体育摄影竞赛一等奖。

  正当陈冯晓信心百倍地准备继续自己的业余摄影路时,1992年调到市政府机关工作后的他,因繁忙的工作不得不暂时放下了相机,这一放就是14年。直到2006年,他才又拿起了相机,这一次,他的镜头主要对准了在大连天空飞翔的各种鸟类。只是,这次端起相机让他自己也没想到,会慢慢走上一条拍鸟、护鸟的环保路,且一发不可收。

  拍鸟5年

  偷猎景象触目惊心

  大连,许久以来就被称为“北方鸟都”。仅城市市区就记录鸟类317种,名列国内各城市之首,大连也是国内外相关研究单位和广大鸟类爱好者及鸟类摄影爱好者心中的“圣地”。拍鸟5年来,陈冯晓至今拍了4万多张鸟图,近200种野生鸟类,近十种国家一级保护鸟类。2010年他获得了第二届《中国鸟类摄影展》二等奖,2011年获得第三届《中国鸟类摄影展》一等奖,2011年中国国际野生鸟类摄影大展优秀收藏作品奖等诸多国内摄影大奖。然而,在自己硕果累累的同时,陈冯晓却无法欢笑,因为,在拍鸟的过程中,他看到了太多让他伤心甚至是怵目惊心的事情。

  采访中,陈冯晓给记者讲述了最让他难过的几件事情。

  老铁山还是东北亚最大的候鸟迁徙栈道,每年春秋两季,我国南北方甚至包括由澳大利亚向西伯利亚来回迁徙的上千万只候鸟都要从老铁山“鸟栈”通过。我国有1000多种鸟类,老铁山已记录的鸟类有300种,占东北鸟类种数的50%,其中属于国家一级保护的鸟类有9种,二级保护的有45种。这可是一个鸟类天堂,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老铁山,偷捕鸟类的事情很多年来一直就没有断过。

  去年“十一”期间,陈冯晓几乎都在老铁山度过,不是去拍鸟,而是去救鸟。每天凌晨三四点钟,陈冯晓就赶往老铁山,在天亮前跟随老铁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上山巡视,拆除偷捕者布下的鸟网,解救被网住的鸟类。7天的假日他们共拆除了80多张鸟网,解救放飞100多只珍稀鸟类。

  “这样的活动,我和野保协会的会员们每年都会参加。前几年,我第一次去老铁山时,从山顶上往下一看惊呆了,偷猎者布下的鸟网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最大的网长二三十米,高有三四米,管它什么鸟,只要撞上根本逃不掉。我曾经拍过一张照片,一只鹰被网住后,偷猎者生拉硬拽地拽走了鹰身子,只留下还流着血的鹰头挂在网上。那张照片,我拍了后,既没勇气再看,更不忍心看。还有一次,我们在鸟网旁边看到丢在地上几十个小鹰头,因为一些野味饭馆只要鹰肉,偷猎者干脆就地把网住的小鹰头直接拧下扔掉,情景惨不忍睹,没法看啊!”说到这里,陈冯晓不住摇头,喟然叹息。

  虽然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大连老铁山就陆续有了民间和官方的护鸟组织,然而近年来由于各地自然环境的破坏,鸟类栖息地的减少,经老铁山迁徙的鸟类的数量也在逐年减少。据老铁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科同地点同网数的统计,2001年环志(在鸟腿部加金属标志环)了6000多只鸟,而今年只环志了1000多只。往年能观察到许多大型国家一级保护鸟类迁徙过海,如:金雕、虎头海雕、白尾海雕、丹顶鹤和大天鹅等,而今,已经看不到了。

  让陈冯晓叹息的不只是老铁山,还有金州西海、泉水湿地、三台子湿地......

  金州西海是我国北方地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尾海雕最大的冬季栖息地,也是陈冯晓最喜欢去的地方。3年来,他拍摄了几千张白尾海雕的照片,因此成为大连拍摄白尾海雕最多的摄影人。

  “金州西海指金州龙王庙以西的、毛茔子以北的十几平方公里浅海海域,每到冬季这里的海域就会结冰,以前这里不仅有4万多只由黑尾鸥、灰背鸥、红嘴鸥组成的海鸥大军,还有每年冬季由北方迁徙来此的几千只赤麻鸭、绿头鸭等野鸭,它们也是白尾海雕的最好食物。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里发现白尾海雕后,最多一年有30只白尾海雕来此过冬。但是,随着龙王庙以西海域大量填海造地,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几平方公里浅海冰面没有了,再加上毛茔子垃圾中的有毒物质使得海鸥大量中毒死亡,白尾海雕的栖息地和食物都严重不足。去年竟然陆续在冰面上发现12只中毒死亡的白尾海雕,这件事惊动了全国许多的鸟类环保人士和组织。”

  这件事情,陈冯晓和野保协会的会员们多次向有关领导和部门反映,甚至打110报警,但是都没有结果。“现在,白尾海雕越来越少了,再过几年,就不知道能不能看见了。”陈冯晓不无担忧地说道。“几年前的冬秋季节这里还有丹顶鹤、海雕、白鹭、苍鹭、隼和各种野鸭等上万只鸟类在此歇息、觅食,简直就是一个鸟类天堂。可现在呢?去年2月2日,市野保协会对泉水湿地进行了系统考察,还发现了包括花脸鸭、白眼潜鸭等珍稀水禽24种,总数达上万只,但在今年的观察中,却仅发现水禽11种,许多珍稀鸟类未见踪影,野鸭的总数不足去年的一半。就是一年的时间,却有如此大的差别。”

  爱鸟护鸟

  再苦再累也心甘

  拍鸟5年来,陈冯晓成了一个彻底的爱鸟达人。“为了拍鸟,我们会在市内山上设立固定的鸟类观察点,到了冬季结冰,鸟喝水就成了问题,这时我们鸟友就会轮流上山给鸟送水。”拍鸟这些年来,每到冬天,包括春节的假日,陈冯晓都会抽时间上山给鸟送水,给鸟送水俨然成了他过节的活动之一了。

  很多拍鸟的摄影人都知道,拍鸟是个辛苦活。“由于大连地理环境和树木植被的原因,在大连拍鸟相对南方比较困难,要拍好鸟就要接近鸟,我们鸟友拍林鸟的时候,都带着一个一米多高的小帐篷,蹲在里面,支上三脚架,眼睛一眨不眨,动都不敢动,就怕惊飞了小鸟。夏天的山上蚊子多,被叮了也不敢动,一会儿满脸满头都是包,冬天那里冷得蹲一会浑身都冻麻了。我经常一蹲就是几个小时或者一整天,有时一整天下来一张鸟片都拍不到。”

  2010年的冬天,陈冯晓曾拍摄了一组《美丽精灵——东方白鹳》,被各地多家报刊刊登、腾讯网、新民网多家网站转载。这种鸟目前全球不过2000余只,已被国际组织列入世界濒危鸟类红皮书,1989年列入我国一级保护动物,与国宝大熊猫同等地位。

  不过,对于陈冯晓来说,拍鸟过程中再多的苦与累,都是一种享受,就如他2009年春天在庄河海岛拍摄的《飘逸的“白衣仙子”——世界濒危鸟类黄嘴白鹭写真》中引用的佳句“时有双鹭鸶,飞来作佳景”、“翩翩白鹭下夕阳,铁笛一声惊飞去”。

  而护鸟过程中的伤与痛,则成了他护鸟的一种责任和义务。2009年,陈冯晓作为中国最大鸟类网站《鸟网》鸟类环保版版主,护鸟就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使命。就如他说的那样:“它们都是美丽的精灵,爱护它们,就是给我们自己一个人鸟和谐的美好世界。”
 

大连野生动植物保护网 大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2010-2019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21号 邮编:116011 信箱:dlwca@126.com

http://www. http://www.dwcn.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