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保志愿者

记《大连日报》生态环保记者谷国强:行走在山林湿地之间

来源:大连法制报

  一位大连游客在厦门游览鼓浪屿时,见一位当地人正拿着带有长焦镜头的相机对着一棵树就是一阵狂拍,于是随口问了一句:“拍鸟吧?我们大连也有喜欢拍鸟的。”那人停下按快门,问道:“你说的是谷老师吧?”大连游客十分惊诧:“你怎么知道?”对方笑了:“你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遇到拍鸟的人,他说不认识大连谷老师,那么他就不是真正爱鸟、拍鸟的人。”大连游客更加惊诧,他没有料到,自己相识了近二十年的老朋友竟然如此知名。他更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位老朋友不仅在国内鸟类保护、摄影界颇具知名度,就连国际绿色环保组织也每来大连必与其会谈。他就是《大连日报》生态环保记者谷国强,一个不断行走在山林湿地之间的人。

  偶然机会使他爱上了鸟 从此矢志不渝

  1996年,谷国强被临时聘用到当时的市城市综合管理监察大队任督导员。那年秋季,他接到相关部门转来的一位旅美华侨写给市领导的一封信,反映他回乡探亲时发现旅顺老铁山捕鸟现象严重的情况。于是,谷国强独自前往一探究竟。到了老铁山,面前的情景令他震惊:只见一道道山梁上丝网密布,许多鸟在网上苦苦挣扎,每盘网下都羽毛凌乱、鲜血淋淋。他立即将情况反映给大队长,并开始了打击滥捕滥猎野生鸟类的行动。也正是从那时起,谷国强才知道,原来大连有那么多种美丽的鸟,而每一种鸟都对生态平衡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每一种鸟类的灭绝,都可能给生态环境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从此,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爱鸟护鸟之路。

  爱鸟护鸟必须翻山越岭,吃苦受罪,这些都难不倒谷国强,最让他难过的是,当时人们的生态保护意识还相当薄弱,他的行动得不到人们的理解,甚至得不到相关管理部门的支持。即使这样,谷国强也不气馁,因为他有综合管理监察大队领导的支持和众多生态保护志愿者的支持。仅那一年至1999年的3年中,他带领一批志愿者先后开展清网行动近百次,收缴各类捕鸟网具4000余盘,救获各种鸟类数千只,抓获捕鸟不法人员6人。

  因保护而生爱 他成为鸟类的“保护神”

  1999年,谷国强返回新闻单位,工作繁忙使他不能再有大量的时间开展护鸟工作,但他已经深深爱上了那些美丽的鸟,每当有闲暇时间或采访空闲,他都会走进山林或湿地,观察鸟类生存情况。一次在与几位鸟类研究专业人士聊天时,有人提出应该借助媒体的力量宣传生态保护工作,让更多的人认识并参与生态保护工作。当年春季,谷国强在采访中观察并拍摄到了戴胜鸟在我市孵化的现象,于是采写了《美丽戴胜鸟,翔舞老虎滩》的报道。令他没想到的是,这篇不经意的新闻稿件竟然引起了许多读者的兴趣,在短短的4天中,有17位市民打来电话,反映他们所在的地区也有这种鸟。这使谷国强认识到市民是关心生态保护的,生态保护也可以成为新闻报道的新亮点。

  转折点是2004年。那年,市林业局新上任的野生动植物保护站站长找到谷国强,商量开展大连市动物观察记录工作问题。于是,他利用闲暇时间走遍当年打击滥捕滥猎活动的网地,先后创建了6个鸟类观察点。从此,大连市有了正式的鸟类观察记录。

  从喜爱到“专家”

  走过的是一条艰辛路

  鸟类观察需要专业的设备,在没有任何资助的情况下,谷国强从自己的工资中攒钱不断更新设备,先后投入十几万元。然而,更难的是掌握大量的鸟类知识。大连有记录鸟类417种,其中许多鸟类的基本资料都很少,要鉴别它们,许多专家都颇感头痛。在谷国强的单位和家中,案头上都随时摆放着相关资料,只要一有空闲,他都认真学习。而向专家求教更是学习的捷径,于是,大连自然博物馆的黄文娟、辽宁鸟类研究所的张凤江都成了他最好的老师。

  经过不断地摸索,谷国强的鸟类知识终于有了质的提高。他先后发现了黑领噪鹛、白颊噪鹛、白喉噪鹛、紫翅椋鸟、斑文鸟等新物种,丰富和完善了大连市的鸟类记录。2008年,一位美籍华人摄影家来大连拍鸟,一见面谷国强就问:“你想拍什么?”答:“杂色山雀。”谷国强带他上了一座山,仅10分钟之内就找到了这种被称为“国内分布区域最狭小的鸟”,这位摄影家赞叹不已。去年,几位国内知名鸟类研究者来大连观鸟。谷国强带他们来到了二号鸟类观察点。正说着话,谷国强让大家安静,说红腹灰雀来了,两分钟之内到。果然,没到两分钟,几只红腹灰雀稳稳地落到了面前。拍摄到了这种罕见的鸟后,几位专家连夸:“你真是‘鸟神’。”而谷国强自己知道,听声辨鸟是他无数次观察中积累的经验。中科院的专业人员连续两年来大连观察“南鸟北迁现象”的代表性物种白头鹎。两位年轻的专业人员诚恳地称谷国强为老师,她们说,谷国强才是真正的专家。

  辛苦并快乐着 无穷的探索是无穷的动力

  鸟类记录有多辛苦?不参与的人很难想象得到。夏季藏身于山林之中,闷热使浑身尽湿,蚊虫发起一拨拨攻击;冬季爬在冰凉的海滩上拍水禽,仅一会儿就冻彻骨髓;春季游走在湿地的苇丛中,苇叶锋利似刀片,一不小心便会被划上一道长长的伤口。但在这艰苦中,谷国强却找到了太多的快乐。而最大的快乐当然是记录到新物种或罕见种。斑文鸟是长江以南的留鸟,东北地区从无记录,去年11月谷国强在市区内发现了它们的踪迹,于是连续蹲守了两天,终于在那天傍晚记录到了两只亲鸟带着3只幼鸟。他当时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本来早已戒酒的他那天晚上破戒痛饮了二两老白干。前年夏季,他偶尔从一位在开发区一外资企业工作的朋友处得知,该企业楼上有一对孵化的红隼。虽然红隼是本地留鸟,但由于筑巢于高高的山崖上或楼顶,很难观察到。机会难得。他在这位朋友的帮助下,机警地通过了道道关卡,最终上到这家企业的顶楼仓库,爬过成堆的电线,终于近距离观察到其孵化情况。这是他很难忘却的一次冒险经历。

  当然,在他的记忆中还有更多他与他的爱鸟朋友们有趣的小故事,这些故事是他们见面时的话题之一,也浸透着他们的辛苦与快乐。

  一次,他的一位朋友在一条结冰的河道里发现了罕见的彩鹬,于是立即爬到了厚厚的积雪中等待机会。半个小时过去了,他已经冻得骨头冰凉,那鸟终于靠近了,正当他兴奋的浑身发抖要摁快门时,那鸟却突然飞走了。此时,有人在搬他的腿,他一看是一位当地的农民。他气得大吼:“你干什么?”那农民憨厚地说:“见你躺在雪里,我以为你喝醉了冻死了,过来看看。”一次,他的另一位朋友在野外观察,突然发现远处天空中飘飘忽忽地飞着只黑色的大鸟。于是,他提起沉重的拍摄设备就追,追出了几十米后,他忙举起相机对焦,却发现是一个被大风刮起的黑色塑料袋。

  对鸟类分布情况 了解得越多忧虑越深

  谷国强无疑是大连鸟类分布的“活地图”。近年来,他的足迹遍布全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种鸟类的分布区域都装在他的脑海里。但越是了解鸟类分布,他的忧虑越深。因为,快速的环境改变使得鸟类的生存环境不断受到破坏,许多鸟类已经在大连失去踪迹。

  他告诉记者,大连具有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不仅有茂密的山林、漫长的海岸线,更有星罗棋布的黄海湿地群。旅顺老铁山是东北最大的鸟类“迁徙栈道”之一;甘井子泉水湿地是数十种珍贵游禽的冬季栖息地;金州湾是国内北方地区最大的白尾海雕冬季栖息地;庄河海王岛是国内唯一的黑脸琵鹭繁殖地;瓦房店三台湿地是著名的灰鹤冬季栖息地……但是,自2004年以来,环境改变太快了,金州湾不断地被填埋,原来在那里越冬的虎头海雕已经绝迹,如今国人想一睹它们的丰采只能去日本北海道。随着进一步填埋,白尾海的生存环境也已经岌岌可危。黑脸琵鹭的觅食地庄河蛤蜊滩已经规划填埋,失去了觅食地,这些国际性濒危的珍稀鸟类很可能从此告别大连。瓦房店三台过度开发已经威胁到数百灰鹤的生存。而泉水湿地已经被填埋殆尽,那些珍稀的游禽已经没有了觅食地。大连一直被国内生态界誉为“北方鸟都”,但随着环境的巨变,这一桂冠很可能不久就会丢失。

  谷国强告诉记者,以前他认为滥捕滥猎野生鸟类是对生态环境的最大破坏,通过近些年的观察他发现,其实最大的破坏是人类的贪婪。当生态环境被掠夺性开发时,鸟类就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如果没有鸟类,地球将变成荒漠。以丧失环境为代价的开发,最终遗祸的是城市的未来。

  近年来,谷国强已经发表生态方面的报道300多篇。他说,他的有生之年将继续为保护我们的生态环境而奔走于山林湿地之间,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唤醒人们的生态保护意识,不要让我们的后代为失去了生存环境而悲哀。
 

大连野生动植物保护网 大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 版权所有©2010-2019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21号 邮编:116011 信箱:dlwca@126.com

http://www. http://www.dwcn.org.cn